首页 负离子医学 行业资讯 相关标准 宣讲师培训 行业交流 理事单位
关于学会 认识负离子 认识臭氧 相关研究 负离子与健康 会员服务 会员单位
专家顾问 负离子应用 臭氧应用 检测评审 负离子与环境 入会申请 联系我们
快速导航
首页
关于学会
专家顾问
负离子医学
认识负离子
负离子应用
行业资讯
认识臭氧
臭氧应用
相关标准
相关研究
检测评审
宣讲师培训
负离子与健康
负离子与环境
行业交流
会员服务
入会申请
理事单位
会员单位
联系我们
 

      首页>>新闻中心

负离子时代:负离子行业前景展望

【发布时间:2013-07-13】 【查看次数:5341】
+

 


    摘要:未来负离子行业的趋势就是慢慢走向“小粒径”时代。

    被称为“空气维生素”的负离子,其对人体疗养和空气净化的功能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认可,负离子发生器和其他负离子产品也陆续进入人们日常的生活。面对着日益革新的科技,负离子行业发展的前景到底如何,负离子能真正影响到人们的生活方式吗?

    负离子时代
  
    在疾病防治方面,被广泛应用于治疗和康复的是物理治疗和化学治疗,而物理治疗作为新型的疾病防治措施,已经被证明无论是治疗效果还是治疗后身体机能的恢复,都是传统方式所无法比拟的。负离子自然疗法防治疾病通过人工生成具有强还原性的负离子,使患者置身其中,通过呼吸等方式吸收,负离子进入人体后可以作用于心脑血管系统、神经系统等人体六大系统,清除万病之源——自由基;恢复老化病变细胞的膜电位,重新赋予细胞活性;促进人体新陈代谢,使体内废物及时排出;增强人体免疫能力,提高人体自愈能力和抵御疾病的能力。而且负离子源于空气,长期处于高浓度的负离子环境也不会对人体产生任何不利影响,因此,负离子防治疾病不仅标本兼治,效果卓著,而且无任何副作用,是人体健康的“大药”。


  
    在空气净化方面,负离子可有效沉降空气悬浮颗粒物,尤其是常规方法无法沉降的PM2.5甚至粒径小于1微米的可入肺颗粒,它通过改变浮尘的电荷属性,使之相互粘附,最终沉降到地面,而且负离子在空气中通过布朗运动向远处扩散,对室内小粒径微尘的排除和沉降效果更好。另外,负离子可以主动与挥发在空气中的甲醛等装修污染物结合,通过分子交换将它们中和成无毒无味的二氧化碳和水,而且负离子可以到达居室各个角落,无任何死角残留,除装修污染更彻底,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负离子是对人体有利的“空气维生素”,因此它在分解装修污染同时不会造成二次污染,更细心地呵护居室的健康。人工生成负离子科技的发展,不知不觉地在开启一个属于负离子的时代。

    负离子的“小”时代
  
    清华大学的林金明教授在《健康、环境与负氧离子》一书中提到,负离子的活性是与其粒径大小负相关的,因此,小粒径负离子相比大粒径负离子活性更强。研究表明,只有小粒径的负离子才能更轻易透过人体血脑屏障,对人体产生充分有效的疗养,对空气起到有效净化,负离子粒径大小是区别负离子对人体是否有效的唯一标准。
  
    目前,人工生成小粒径负离子的瓶颈已经被打破,负离子转换器技术和纳子富勒烯负离子释放器技术两项国际领先技术已经使人工生成小粒径负离子成为现实,把大自然复制到居室中已经不再是天方夜谭。小粒径负离子发生器可以在无风机外吹的情况下在4~5米的空间范围内形成浓度等同于巴马长寿村的生态级负离子森林浴环境,空气得以净化的同时,人体不断吸收“长寿因子”,对于人体机能恢复和健康有无可取代的作用。目前市场上很多负离子发生器效果并不明显,究其原因,就是它所产生的负离子不是小粒径的负离子。因而,未来负离子行业的趋势就是慢慢走向“小粒径”时代。
  
    负离子科技的发展,正在逐步影响到人们对健康生活的重新定义,无论是人体疗养还是空气净化,负离子科技作为生物科技的代表,正在用它小小的身躯,发挥着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小粒径负离子时代的生活,必然是以健康为基石,幸福为原料构筑而成,值得憧憬。

      负氧离子含量考:“过犹不及”OR“多多益善”:http://www.lzlf.org/neirong.asp?id=798

 


    其他相关文章:
  衰老不是老人的专利,博导陈景藻说负氧离子可以抗氧化 2020.7.15
  生态级负氧离子可有效抑制癌细胞转移和扩散,为癌症患 2020.7.15
  每1分钟就有1人确诊大肠癌,防治癌症这个方法很有用 2020.7.10
  负氧离子的功效有哪些?它真的可以疗养“三高”吗? 2020.6.4
  负氧离子的作用有哪些?听听专家是怎么说的 2020.6.3
  负离子为什么成为疫后校园消杀的首选? 2020.6.1

网站首页|关于学会|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负离子空气净化器负离子负氧离子负离子空气净化器阅报栏皮具加工双室真空包装机
关键词:负离子负氧离子
Copyright by 2009-2012;中国负离子暨臭氧研究学会 版权所有